星声星语

中资离岸债每日总结(1118)中化香港集团、台州国投等发行

  久期财经讯,11月18日,据悉,芝加哥联储主席埃文斯(Charles Evans)周三重申,尽管央行正在检查高通胀是否如他预期的那样有所回落,但是美联储直到明年年中才能完成缩减其购债计划。

  埃文斯在美国中型银行联盟的一次会议上表示:“我们早在2013年就认识到,减少这些资产购买对金融市场的运行是可取的。我们要到明年年中才能完成缩减购债的计划、要注意通货膨胀、将观察额外的住房将在多大程度上推高通胀。如果状况允许,我们将考虑何时是开始加息的最佳时机。”

  埃文斯的时间表反映了美联储上月宣布开始结束资产购买计划的指导方针。2020年3月,由于疫情对美国经济造成冲击,美联储开始实施资产购买计划,但现在该计划被视为过度刺激。从本月开始,美联储开始以每月1200亿美元的速度缩减购债规模,并将在6月之前逐步取消所有购债计划。

  埃文斯表示,考虑到物价压力已经积聚了很长时间,他对明年通胀将消退的基准观点的信心不如几个月前。

  他对购债量有节制减少的看法与包括圣路易斯联储主席布拉德在内的其他联储政策制定者的观点形成鲜明对比,布拉德表示,随着失业率下降,强大的消费需求和高通货膨胀,美联储应该加快做好准备加快缩减,以防需要提前加息。

  目前还不清楚美联储内部的哪个派别将获胜,尤其是在美国总统拜登即将决定下一任美联储主席之际。

  政策制定者下次会议将在12月中旬举行,届时他们还将提交对经济的最新预测以及他们预期的政策路径。今年9月,约有一半的政策制定者认为,在2023年之前都不需要加息。

  中国华融今日表示,中国信达、工银投资此次入股公司为财务性投资。据了解,近日,中国华融发布公告,拟通过非公开发行内资股及H股引入5家战略及财务投资者,较前期公告增加了工银投资。其中,内资股发行对象为中信集团、中保融信私募基金、中国信达、工银投资;H股的发行对象为中国人寿,为公司的现有股东。

  佳兆业金融集团有限公司在网站公告称,本公司先前发出暂停向中国大陆客户提供证券服务的决定,为本公司出于经营风险考虑自主做出的商业决定,并非财务状况问题。所有客户资产独立且安全,与母公司财务状况无任何关联。

  中国华融(02799.HK)昨日发布多个公告,包括:(1)拟非公开发行不超392.16亿股内资股及不超19.61亿股H股,引入战略及财务投资者;(2)拟启动其附属公司华融湘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股权转让项目立项;(3)拟启动华融金融租赁股份有限公司(华融金融租赁,为公司的附属公司)股权转让项目立项,拟将持有的华融金融租赁79.92%股权对外公开转让。相关美元债:

  市场监管总局印发《企业境外反垄断合规指引》,指引指出,多数司法辖区对垄断行为规定大额罚款,有的司法辖区规定最高可以对企业处以集团上一年度全球总营业额10%的罚款。 部分司法辖区还规定刑事责任,垄断行为涉及的高级管理人员、直接责任人等个人可能面临罚金甚至监禁,对公司违法者的罚金高达1亿美元,个人刑事罚金高达100万美元,最高监禁期为10年。如果违法所得或者受害者经济损失超过1亿美元,公司的最高罚金可以是违法所得或者经济损失的两倍。

  据报道,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稳定局局长孙天琦指出,近两年,金融业风险正从内生风险向外生风险转变。当前部分地区产业结构调整缓慢,经济增长乏力叠加疫情冲击影响;一些企业盲目扩张、资金链紧张,甚至恶意“逃废债”,“逃废债”的企业不仅涉及民营企业,也包括地方国有企业;有的地区政府隐性债务负担重,财政紧张叠加债务约束,直接或间接利用银行贷款弥补财政缺口。上述产业风险、企业风险、财政风险等均可能演化为金融风险。为此,必须准确研判金融风险形成原因,避免开错药方。

  据报道,国家反垄断局18日正式挂牌。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专家组成员、清华大学法学院竞争法研究中心主任张晨颖在接受中新社国是直通车记者采访时表示,这是继2018年国务院机构改革,反垄断执法统一之后的又一重大举措。国家反垄断局的成立,进一步健全完善反垄断执法的体制机制,提升反垄断执法工作的统一性、权威性。

  据第一财经报道,商务部新闻发言人束珏婷表示,下一步,我们将重点从三个方面支持地方发展离岸贸易:一是优化金融服务,会同人民银行、外汇局等部门鼓励银行提升复杂业务的审核能力,为诚信守法企业开展真实、合规的新型离岸国际贸易提供跨境资金结算便利。二是支持地方建立离岸贸易协调机制和信息平台。三是加大离岸贸易企业培育力度。支持地方优化营商环境,为企业开展离岸贸易提供良好的市场条件和公共服务。

  据上海市场监督管理局11月18日消息,日前,上海市市场监管局制定发布《上海市网络交易平台网络营销活动算法应用指引(试行)》。指引指出,要规范网络交易平台网络营销活动算法应用行为,为平台经营者划出合规底线。不得利用算法实施不正当价格行为;不得利用算法对消费者实施不合理的差别待遇;不得利用算法仅向消费者提供针对其个人特征选项的搜索结果;不得利用算法通过欺骗方式进行有奖销售;不得利用算法对平台内经营者进行不合理限制或附加不合理条件;不得利用算法妨碍、破坏其他经营者合法提供的网络产品或者服务正常运行;不得利用算法滥用市场支配地位。